#

全国服务热线 欢迎咨询

# #

新设合伙企业

#

合伙协议定制

#

股权激励方案

#

股权投资方案

#

股权结构设计

#

基金发行产品

#

扫描咨询业务经理

服务地区:全国、深圳、广州、北京、上海、天津 弘疆咨询多年行业经验,众多客户选择的专业合伙企业服务平台
弘疆咨询 弘疆咨询手机站的logo

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机构服务商 Financial and asset management private
equity fund service institution

弘疆咨询的400电话 全国客户免费服务热线 服务时间9:00-18:00 400-995-1190

弘疆咨询手机端的菜单按钮样式1 弘疆咨询手机端的菜单按钮样式2

华为股权结构分析 来源: 时间:2019-05-16 16:17:22 浏览次数:612次

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没有股份


关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为控股)的股权信息,公司年报中说“老板总出资相当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1.4%”。


为什么不直接说老板拥有xxx股的股份,而要用“出资比例”来描述呢?为什么你在年报里找不到华为控股的总股份数呢?


这是因为华为控股压根没有股份!


具体来说,华为控股是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不是“股份有限公司”。


按照《公司法》的定义,有限责任公司并不划分明确的股份,而是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来承担权责利;


而股份有限公司才会把公司资本划分成一定数量的等额的股份,其股东按照认购的股份数量承担责权利。


所以公司年报披露华为控股的股权信息时会说老板的出资比例是多少,而不是拥有的股份数量。


同样原因,也不存在华为控股的总股份数量的数据。


员工不是华为控股的股东


华为控股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简称工会),另一个是老板。


所以严格来说,除老板外,员工们都不是华为控股的股东。


员工则是通过持有“工会”的虚拟受限股间接拥有华为控股的股权,从而分享华为集团的利润。


大家年年讨论的每股价格、每股分红等,这里的“每股”法律上来说其实是工会的股份,而不是华为控股的股份。


说到工会,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奇葩的存在。作为华为控股的股东,工会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呢?


不是自然人,不是企业法人,不是政府机构,也不是基金等常见类型。在工商系统中显示工会的股东类型是“其他”。


可见工会确实是特殊时期下的特殊存在,别的公司想要复制华为的股权激励方式恐怕很难了,不符合公司法关于股东数量限制的规定了。


工会的1股虚拟受限股对应华为控股的1元出资额


年报中已经披露工会在华为控股中的出资额是162.7亿元,占比98.99%。


年报中没有披露工会内部虚拟受限股的总数是多少,工商系统中也找不到这个数据。


但我们可以试着算一算。计算过程如下。


1、华为控股的所有者权益是1756亿元(2017年底数据,分红前),其中工会占有98.99%的比例。


所以,工会的净资产总值 = 1756亿 * 98.99% = 1738亿元。(工会没有别的资产了)


2、工会虚拟受限股2016年每股净资产7.85元(注意年报中注明是每股净资产),2017年每股收益2.83元(见W3公告)。


所以,工会虚拟受限股每股净资产 = 7.85 2.83 = 10.68元


由以上两点可知,工会虚拟受限股总数量 = 净资产总数 / 每股净资产 = 1738亿 / 10.68 = 162.7亿股


对比工会在华为控股的出资额162.7亿元,和工会内部的虚拟受限股总数162.7亿股这两个数字,可知工会的每1股虚拟受限股对应华为控股的1元出资额的股权。


7.85元/股既是价值也是价格


既然1股虚拟受限股对应华为控股的1元出资额,为什么配股时每股要收7.85元呢?


1元的股本,经过多年经营不断获取利润,当然价值上就不只是1元了。积累到2017年已经有7.85元了。


所以7.85元首先是1元出资额对应的资产价值。


工会给员工配股时就是按照这个价值来定价的。所以价格等于净资产价值,并没有溢价。


之前也分析过,华为的会计政策比较保守,账面资产总值偏向于低估,相应的所有者权益也就比较扎实,7.85元的每股净资产值也是偏向于低估的。


所以,以后再有配股机会,千万别嫌贵,实实在在的良心价。


纠结的股权激励


TUP相比配股而言,在激励的这个目的上有其优势。这几年公司逐步加大TUP的激励支出,减少了配股数量和分红额度。


但是,TUP并不能完全替代配股,在某些方面,配股的激励效果还是好于TUP的。


配股需要出钱买,员工在心理上会更加重视这些投入的未来产出,会更有主人公心态。


而TUP是免费给的,员工没有心理负担,反正自己没花钱,跌了也无所谓。


这种心理暗示的差别反应在行动上就会出现不同的激励效果。


所以对公司而言,需要在配股和TUP两种激励方式中找到平衡点,取得最佳效果,不能用TUP完全取代配股。


既然配股还要保留,那么就需要控制股价,避免新员工配股时压力太大影响激励效果。所以今年进行了拆股,保持股价不再增长。


表面上看,拆股减轻了员工的购股压力,但要我说这对员工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在减轻购股金额的同时,实际也减少了员工的投资金额,收益也受到了影响。毕竟在拆股前配1万股跟拆股后配1万股,权益差别还是蛮大的。


上市的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设华为控股整体上市了,那么1股虚拟受限股的市场价格大概多少钱?


以中兴为参照,近期其市盈率大致在20~30倍左右波动。我们就按照最低的20倍市盈率测算,相应的华为股价会在56元以上。


以人均持股20万(162.7亿股/80818人=20万股/人)计算,人均持有的股票市价超过1千万!


看了这个数字,大家就应该知道华为整体上市不现实,没人敢保证上市后新产生的几万个千万富翁仍然会像现在一样继续艰苦奋斗。上市可能就意味着大批员工将会准备离职,去选择诗和远方了。


当然华为不上市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个,业务发展的原因更重要,上市政策的障碍也得考虑。


无论如何,华为整体上市目前看只是梦想,持股员工们想一夜暴富不太可能,还是老老实实做奋斗者吧。


联系弘疆咨询的二维码

服务支持 全国客户免费服务热线 400-995-1190 服务时间9:00-18:00 COPYRIGHT@2017弘疆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违法必究

粤ICP备17122431号

COPYRIGHT@2017弘疆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违法必究

粤ICP备17122431号

COPYRIGHT@2017弘疆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违法必究

粤ICP备17122431号